美柚知识

如何养育慢小孩?

2018-07-05
导读:只有慢小孩,没有笨小孩

01

儿子刚读幼儿园大班的一天下午,我收到一条语音。是儿子幼儿园老师留的。

连忙点开来听。越听心情越发沉重。

老师说:“大班的一大任务就是幼小衔接。所以一开始就会重点抓识字和数学。

从这几天上课的情况看,你儿子的数学思维不太好。请家长重视,多帮助孩子补习……”

老师是善意的。

但是听到“数学思维不好”这句话,我的思绪像脱了线的风筝,在半空中失神地飘荡了好一会儿,终于镇定下来,左顾右盼地四处张望,试图确定儿子并不在身边,也没有听到这个令人沮丧的评价。

我的反应源于幼时的一段记忆。

我上小学的第一天,学校安排了学前测试。二十多年前的孩子并不像现在的孩子从小拥有很多增长见识的机会,看到陌生人也不至于慌张。

我被叫进一间教室。教室里端坐着好几位不苟言笑的老师。

他们问我姓名,年龄。我低眉垂眼地回答。一看就是那种胆子小,不大气的小孩。

我最后卡在一道极其简单的算术题上:8+5=?按照平时的水平应该是可以脱口而出的。

当时太紧张了,瞬间怎么也想不出来。答案捉弄我,飘到眼前又倏忽飞走,搞得我耳赤面红,非常窘迫。

02

二十年前的小学老师或许也不太清楚,一个小孩子的即时算术能力其实和情境有很大的关系。

反馈的时候,有一位老师和我妈聊起来,他们也不管我正站在边上,措词直接:“这孩子数学思维不是很好……”

当时的场景,我什么都只依稀记得,除了这句话一直就像昨天刚说起过一样。

小时候,老师说的每句话都是真理,不但不敢反驳,而且把它们当成自我预言。

我后来才知道这个预言对我产生了多大的影响。从那时起,我就很怕数学课,怕每一个数学老师。

考大学选专业时,我最坚定的事情是专业课程里不能有数学——天知道,这个愿望会把自己的前程限定地有多么窄小。

虽然我后来的生活和工作只需要用到初中程度的数学知识。但这句话的影响却在我的生命中持续发酵。

有一段时间,我很迷科学顽童费曼。找来很多讲费曼轶事的书看。

费曼是物理学诺贝尔奖得主。书中经常会提到他小时候卓尔不群,熠熠生辉的数学思维。

可但凡书中提到具体的数学例子,我都会自动略过不去细看,因为“你的数学思维不好,看不懂,不要浪费时间了”这种念头和暗示总是不自觉地跑出来。

后来和朋友聊起费曼趣事才知道,弄懂那些例子只要有小学三四年级的水平就可以了。

原来那句老师随口说出的话不但让我在幼年时失去了努力学习数学的信心,也让我成年后变成一个无法体验美妙的数学思维乐趣的人。

如果老师和家长同时对孩子下这个判断,那对孩子在学习数学方面的信心几乎是摧毁性的打击。

所以我对这句话保持了高度的警惕。

03

那天下午,我什么也事也做不成。抱了一大堆发展心理学的专著。

寻找世界上曾对儿童思维做过最深入研究的心理学家们的论述。

其实这里我忽略了一个最基本的事实。

老师仅仅根据孩子在几道算术题目上面的反应速度和计算结果就轻易判断孩子数学思维能力好坏,本身就犯了一个逻辑错误:

算术能力并不等同于数学思维。数学思维是包含了运算,逻辑推理,空间想象等一系列的综合能力。

那么老师为什么会下这个判断呢。

按照皮亚杰关于儿童思维能力的发展研究来看,儿子这个年纪的数学能力应该在认知发展的第二个阶段——前运算阶段。

口算练习已属于下一个阶段的事情。本身做着超越的事,怎么还会说能力不够呢?

老师的判断显然不是依据科学实证。那么就只剩下一个依据了,就是依据班上其他小朋友的表现。

老师的逻辑是:班上如果有 20 个小朋友,18 个小朋友都答对了,那 2 个没答对的小朋友就是偏弱的。

而事实上,这种比较不仅粗暴还非常可怕。

怪不得有一位教育家说:折磨孩子的不是题,是人。是那些时时刻刻不忘攀比的家长和老师。

每个小孩的学习都有自己的节奏。有的快些,有的慢些。

慢的小孩小时候常常被误认为是比较迟钝和笨的小孩。而事实上这些小孩长大后恰恰是某个专业领域极有建树的人。

像爱迪生,爱因斯坦,瓦特都属于这类小孩。可见刚开始慢一点并不影响他们最终的成就。

心理学家洪兰教授曾写过一篇文章,题目叫《一定要超前或慢学的主张,都不够自然》。

主要表达了要顺从学习者自身的节奏的观点,快和慢都不是追求的目的。而看到学得快的心生羡慕和看到学得慢的忧心忡忡都是对于学习速度的强迫思维。

04

北欧有一个国家芬兰,近年来在国际教育界非常抢眼,持续几年在多项测试上名列前茅。

有一个关于芬兰教育的案例,我看了非常感动。

在芬兰一所小学的一个班级里,有一位移民不久的小朋友,因为语言不顺畅的关系,功课赶不上全班的进度。

为此校方专门召开了一次家长会征求大家的意见,结果意见相当一致。

没有一位家长提出要求让移民小朋友转班,也没有一位家长把自己的孩子从班上转走。

大家都愿意自己的孩子暂时放慢脚步,等一下那位小同学。

可见在芬兰的教育观念里,尊重每个人的学习节奏,关怀比自己弱的人,练习等待,养成包容的气度是比赶进度更重要的事。

这一点真的很值得已经长时间被速度奴役的我们效仿。

作者:姚瑶

 

来源:美柚用户投稿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闽B2-20140056

美柚 | 柚子街 | 柚宝宝 | 宝宝记 | 用户协议 |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 营业执照 | 隐私政策

闽ICP备13020990号-5ghs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00042号Copyright © 2021 Meetyou. 保留所有权利